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国际足球 2022-05-27

4月的一场意大利第9级别联赛,罕见涌入了2000多名观众。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原因:43岁的昔日意甲名将,“飞驴”切沃的传奇球星塞尔吉奥-佩利西耶,在挂靴3年后重新回到了赛场。

宝刀不老的佩利西耶在比赛中梅开二度,还送出一次助攻,帮助他的球队“切沃人”5-0大胜,提前锁定了联赛冠军和升级资格。他上一次在正式比赛中进球已是1054天前:那一年,他没能阻止心爱的切沃从意甲降级,最终在赛季末宣布退役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如今,切沃这支球队已经不复存在,但佩利西耶和他一手组建的新球队“切沃人”,仍然在意大利足球的最底层,努力重演着当初“飞驴”一飞冲天的神话。

由于严重的财政问题,切沃在去年夏天被意大利足协禁止在意乙注册,不久后宣告破产。

在切沃之前,巴勒莫、帕尔马等意大利老牌球队也都走到过这一步,不得不从意丁联赛打起。然而切沃直到意丁的注册截止之前也没能及时偿还债务,就这样被拦在了大门外,一线队随后解散,球员各奔东西。

为了让俱乐部起死回生,佩利西耶用尽浑身解数寻找投资人,但得到的回应寥寥。他没有放弃努力,而是自己牵头成立了一家全新的俱乐部——切沃1929,名字中的“1929”正是切沃成立的年份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他原本希望“切沃1929”能继承老切沃的衣钵参加意丁,但因为时间仓促,最后还是错过了截止日,只能从第9级联赛重新启程。

佩利西耶重建球队的故事感动了很多球迷,但不久他就遇上了意想不到的困难。给他制造障碍的不是别人,正是老切沃的主席卢卡-坎佩德利。

虽然俱乐部已经破产,但坎佩德利不愿就这么放弃切沃这个自己经营一辈子的招牌。“切沃1929”成立后不久,坎佩德利就宣布,老切沃将继续保留青年队参加赛事,同时坎佩德利还向佩利西耶发出警告:切沃的商标已经在意大利和欧洲申请专利,任何其他人不得使用,否则将会诉诸法律要求赔偿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坎佩德利与佩利西耶

尽管曾并肩战斗多年,佩利西耶与坎佩德利的关系实际上早已破裂。佩利西耶退役后曾担任切沃的技术总监,却发现这不过是个虚职,在重要事务上并无话语权,不久便辞职了。

在佩利西耶看来,过去那支切沃已经彻底成为历史,与其自欺欺人不如从头再来。对于坎佩德利的警告,佩利西耶回应说:“当初为了捍卫他,我失去了很多朋友,在经济上也蒙受了损失。坎佩德利伤害过很多人,他说自己是受害者,但他其实才是那个刽子手。”

为了避免惹来官司,佩利西耶最终放弃使用“切沃1929”这个名字,转而将俱乐部命名为“切沃人”(Clivense)。球队的主场是一座容量仅2900人的小球场,就位于过去的主场本特戈蒂球场旁边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结束与前任主席的扯皮后,摆在佩利西耶面前的下一个问题是,如何从零开始组建球队、教练团队和管理层?

在社交网络,佩利西耶发布公告招募球员。得益于他强大的号召力,俱乐部很快就收到了超过500份简历。当然,其中大多数都是有自己本职工作的业余球员。于是,一支神奇的平民球队迅速成型了:

菲利波-帕沃尼,一位被切沃常年外租的年轻门将,人生巅峰是坐上过一次意甲替补席。切沃解散后,他变成了一个仓库工人,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晚上跟随佩利西耶的球队一起训练。“我跟朋友们说,我要去完成一个伟大的计划。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西蒙-卡斯特鲁奇,21岁时因为一次重伤放弃踢球,转而进入校园攻读体育科学专业。加入切沃人让他重新回到了球场。“我仍然热爱足球,我想让过早被毁掉的梦想重新燃烧。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凯文-因泽拉托,一个喜爱巴乔、视瓦尔迪为榜样的00后男孩,来到切沃人之前,是米兰城里一名安装玻璃的工人。“佩利西耶的故事吸引我来到这里,对他来说,足球似乎不只代表金钱。我告诉自己:去那里吧,反正你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。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弗朗西斯科-加斯帕拉托,一位42岁的意大利大叔,队中除了佩利西耶外最年长的球员,也是业余足球界小有名气的“球星”。在业余联赛摸爬滚打23年,500多次出场打进200多球,甚至在2013年拿到了“欧足联地区杯”(相当于业余足球中的欧冠)的冠军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每个比赛日,他的2个孩子都会跟随他来到球场。“虽然只是业余球员,但我始终以职业球员的标准要求自己,20多年来,我一直注意饮食,也从未在比赛当天外出过。”

类似的故事,你几乎可以在这支球队的每个人身上看到。他们中有人是牙医,有人是数学老师,有人是极限运动爱好者,有的因为伤病一度放弃足球,有的则早早被职业球队解约……在佩利西耶的球队,他们重新找回了久违的、为梦想而战的自豪感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相比于球员,寻找有经验的教练和管理团队,对于一支第9级球队来说是更棘手的难题,佩利西耶想到了自己的那些老朋友。他邀请前切沃主帅恩佐-扎宁担任副主席,与自己一起管理俱乐部,又找来前队友、执教过蒙扎青年队的阿莱格雷蒂担任主教练。

此外,他还力邀弗雷、斯奎兹、卢西亚诺三名曾为切沃效力多年的功勋球员加入教练组——在没那么多拘束的业余赛场,只要他们觉得身体状况允许,随时可以像佩利西耶一样,穿上球衣、上场活动一下腿脚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虽然组建匆忙,这支球队依然展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。全部24轮联赛中,他们赢下了其中的21场,只输掉1场,几乎每场球都是大胜,总进球数达到了84个——那位一年前还在给别人安装玻璃的小伙因泽拉托,整个赛季打进24球成为射手王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为了让更多球迷进场支持切沃人,佩利西耶在赛季初许下承诺,将在本赛季至少出场一次:“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踢球了,但愿我不要表现太糟糕就行。”于是,在43岁生日的第二天,佩利西耶说到做到,戴上队长袖标、穿着熟悉的31号重回赛场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看台上,出现了很多高举黄蓝色旗帜和“31”号码牌的老切沃球迷。主队不复存在,能再次看到佩利西耶,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慰藉了。一位名叫莫妮卡的糕点师,专程为佩利西耶带来了她亲手制作的生日蛋糕——在切沃尚未解散的年代,她每年都坚持这么做。

对手球迷也来找他要签名,并恳请他手下留情。佩利西耶微微一笑:“放心吧,我这岁数不拉伤自己就不错了。”

佩利西耶显然低估了自己,比赛中他独中两元,再次享受到球迷的欢呼与掌声。一切仿佛回到了3年前,这一夜,他又一次成了切沃的国王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这个充满浪漫主义的故事,至此已经很圆满了,但佩利西耶还有更疯狂的梦想。

赛季临近尾声,他发起了一次众筹活动,这在意大利各级别足球俱乐部中还是头一回。众筹的最低额度250欧元,目标是筹集15万欧,出资超过1万欧可以进入董事会。在声明中,佩利西耶描绘了他的野心:

利用这笔钱,切沃人可以在明年通过意大利足协审查,继承老切沃的衣钵进入意丁。然后,在5年内升入意乙,2028年,切沃人将重返意甲。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。即使完成众筹,坎佩德利也必然会全力阻止佩利西耶的计划。更何况,当初老切沃从意丙升到意甲,花了7年时间,在当时已是不小的奇迹。6年内重返意甲,意味着切沃人每个赛季都必须为升级全力以赴,没多少时间可以蹉跎。

但佩利西耶不这么认为:“我是一个梦想家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就是因为我始终坚信自己能实现梦想。我们可以每年迈出一小步,但目标必须足够远大。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很多人问他,到底为什么愿意做这一切。

佩利西耶回答:“我觉得自己亏欠这支球队很多,我不想让它就这么被人们遗忘。”

【更多好玩的文章,欢迎关注公众号《足球大会》】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

“我不想让这支球队被人遗忘”